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临沭白癜风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1 12:36:1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临沭白癜风,上饶白癜风医院,北京好的白癜风二甲医院,潍坊能不能治好白癜风,平邑好的白癜风医院,深州白癜风医院,淄博根治白癜风的药物

原标题:“高考帮我自主选择人生”

法制晚报讯 (记者 张恩杰)“恢复高考比高考本身更具有意义”是电影《高考1977》里的经典台词。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今天又是全国开启高考大幕的日子,《法制晚报》记者专访执导该影片的上海电影制片厂导演江海洋。他称拍此影片是为了反映那时知青的生存状态以及渴望通过高考改变人生命运的过程,让现在的年轻人审视他们父辈所经历的那段艰辛的奋斗史,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走好脚下的人生路。

同样,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二批考生,江海洋也讲述了他自己的心路历程。

谈创作 让年轻人审视父辈那段高考奋斗史

法晚:2009年您在怎样的形势下执导拍摄电影《高考1977》?

江导:2009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我们上海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上影)想要录制几部为国庆献礼的影片。而上影的好多领导都是77届、78届的高考生,包括我自己,就是78届的考生。我们能够踏上电影创作之路,都是拜高考所赐,是高考改变了我们的人生命运。

所以我们想通过影片来记录这段历史,让现在的年轻人去重新审视他们父辈所经历的那种艰难的抉择,从而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走好脚下的人生路。

斥资1500万 高考影片引起观众共鸣

法晚:制作此影片花了多少钱?上映后票房情况怎样?观众反应如何?

江导:拍这部片子总共花了1500万元。原本想着这样的题材叫好不叫座,估计是要亏本的。但没想到有3000多万票房。我去了武汉、南京、北京等21所高校,发现大学生对这部片子反响很强烈。

看着学生们有着如此浓厚的高考情结,我号召他们回家多买两张电影票,送给父母,陪同他们一起观看这部影片。没想到,就在北大第二次放映的时候,观众席上来了好多三口之家,他们一起缅怀与高考有关的青春。

我想,这便是高考的力量,改变了他们的人生坐标。

论变化 决定命运的公章被改换成高考试题

法晚:作为过来人,恢复高考前后,您身边的同龄人经历了怎样的人生转折?

江导:在那个取消高考后时代背景下,知识青年的命运前途是不可以自主选择的。决定我们命运的可能就是一枚公章。

直到1977年恢复了高考制度,我们才可以通过高考来改变命运。77届那时全国高考录取率为5%,这对于荒废了十一年、又重新捡起课本复习的考生来说难度可想而知。

当时新华书店里洛阳纸贵,很难买到高考教辅书籍,偶尔有一两套复习资料,家长们便在深夜为孩子排队购买;买不到的,哥哥姐姐就借别人的复习资料用蓝印纸为弟弟妹妹抄写试题,就这样全家接力地支持鼓励高考生。

怕考不上丢工作错过首届高考

法晚:谈谈您自己的高考心路历程。

江导:72届高中毕业,插队落户的热潮已过,当时下农场正在逐渐开始,家里有两个姐姐在外地插队落户,所以自己就有幸可以留在上海。1972年上海恢复了技校,我就进入上海冶金机械学校,也就是今天的应用技术学院,分在机械专业,方向是培养助理工程师,学习的是机械设计。

毕业后我在一所中专学校里当教师,工作比较稳定。所以当恢复高考的第一波浪潮拍打过来时,我并没有做好迎接它的准备,而是持观望的态度,怕去参加考试考不上而丢了工作。

直到1978年春天,看着身边的第一批77届考生进入了自己理想的大学,甚至有的比我学习成绩差也考上了时,我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因我出生在艺术世家,从小耳濡目染,打下了很深厚的文艺基础,以至于成为了最终被录取的考生之一。

高考让我实现了当导演的梦想

法晚:您从高考中收获了什么?您怎样看待高考?

江导:高考帮我自主地选择了我想要的人生,实现了我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学习、成为一名导演的梦想;更在校园里结识了我的人生伴侣,成就了我的家庭。现在回过头来看,高考改变的并不只是我一个人,就我们整个影视行业来说,目前活跃在一线的导演陈凯歌、李少红、田壮壮、宁瀛都是我的同班同学,我们北影78届导演系的学生有28个人,当前仍有超过一半的同学在影视行业发展。而同样在1978年参加北影在西安考点的招考,被摄影系录取的张艺谋,后来也成为了大名鼎鼎的导演。

从这些成就来看,77届、78届的高考生素质真的是很过硬的。同时我们也是恢复高考后的最大得益者。2009年3月28日,我带着电影《高考1977》主创,在武汉见了武汉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中国电化学泰斗查全性。他一再谦虚地说,他只是带头捅破了提议恢复高考的那一层纸罢了。而在我看来,他在关键时刻的振臂一呼,为成千上万耽误了十一年教育的年轻人,换来了上大学的机会。

现在高考有好多诟病,但目前来看,高考是一项被社会大众所认可的公正、公平、公开的制度,它至少让百姓有了一种向上攀升的渠道。因此考试本身没有错,错的是不应该将高考当做教育的全部。

谈现实

不需要这么多艺考生

法晚:谈到高考,不得不提理想、志愿,当今有好多学生的理想是当影视明星,对此您怎么看?

江导:我也参加了好几次高校艺考评审工作,给我的印象是现在的艺考耽误了太多的考生。为了赚钱,全国有1000多家开设影视课程的学校。但是现在的影视市场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人,而真正合格的、有健全的师资力量的艺术高校并不多。

同样,搞艺术要有一定的天赋和想象力,不是随便一个什么人都可以的。我见过太多的参加艺考的考生,根本就不是学艺术的料,但却硬要参加各种艺术培训班,将大量的时间与财力浪费在无用功上,且同时报考多所艺校,赶考完这场没有录取上,又不甘心地去下一场。

在我看来,当今有好多学生想当明星,既是商品经济利益的驱使,也是社会价值观的导向出现了问题。你看大街报摊上的娱乐杂志、地铁墙壁上张贴着的海报,均是当红明星的写真照片,由此误导了他们的价值观,认为只有当了影视明星才能出人头地,并且有大把钱赚。为此,他们将这个当做了为之奋斗的目标和理想。

我想,这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青年学生的理想信念和择业观,否则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学生盲目地报考艺校。

文/记者 张恩杰

作者:张恩杰来源法制晚报作者:张恩杰)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高台白癜风医院